发现人总是被更高级的关系网络绑架着前进的,小时候是简单的作业单点,大一点了是事业以及日常生活的社交的小型关系网,到了中年是和配偶背后两个家庭媲美一个迷你型社会的大型关系网。一层比一层高级直到生命的终结,这样的东西是引导我们的灯塔,也是困惑的来源,漫漫一生慢慢捋、无穷无尽中凝结自我

 
 
评论(1)